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君不行兮夷犹第1章入谷

发布时间:2020-01-26 12:04:47

君不行兮夷犹 第1章 入谷

青翠的远山在近黄昏的火红霞光下,显得巍峨壮丽又宁静悠远。一缕烟雾从谷中袅袅升起,给淡漠的山谷带来了一丝人气,然而在山峦于山峦间重重叠叠的阴影之中,却还是隐隐透着森森寒意。

正值盛夏,入山口的小桥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青苔。质地明显与附近的普通山石无恙,显然是就地取材而建。造型是南国诸城中随处可见的半圆拱形桥,周身没有什么多余的饰物花纹,看起来十分简单,只是像是荒废了许久。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桥底挂满了尖锐的冰柱,而桥下冒着寒气的河水奔流不息,却也不似寻常。最叫人感到明显不对劲的是桥下两岸堆积如山的动物死尸。

一只看不出是什么的动物,保持着生前的模样,半趴在岸边饮水。如果不是它身上凝结的那层厚厚的白色冰霜,真就像是只活物。

几滴冲击溅起的水花却在落上桥面前就被什么给挡了回去,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很难发现,桥身若有若无的刻着什么字,却因为建成久已,损耗严重,加上青苔遮挡难以看清楚全部,只能看到开头的那个令人心中一寒的‘死’字。

苍羡站在入谷前的小桥上张望,他面前的半空中摊开着一副几乎透明的地图,此处标注着朱红的字样,写着——死寂桥。显然是因为此处除了河水奔腾的声音之外,再无其他声响,一片寂静。

在这样炎热的盛夏里,身处此处的苍羡却只感到寒冷,却并没有在意。他脚下洁白的绸面短靴不声不响凝结了一层薄冰,那薄冰像条游走的蛇一般,缓缓的爬上了他的衣角,并继续向上爬去。

苍羡凝神看着远处的山谷中,伫立着的那棵参天神树,对脚下悄悄发生的事情心知肚明却并无顾及。

此处地势低矮,尚不能窥得那棵比最高的山峰还要高出半截,令处于其树荫下的大陆终日不见阳光,而称为永昼之地的大树的全貌。只能看到隐隐绰绰的树冠,以及神树入云的枝叶。那些巍峨的群山皆像匍匐在大树的脚下,显得很是低矮。

此情此景让苍羡有些震撼。只是这种震撼持续的并不久。他心中惦念着别的事情,有些心不在焉。

他收起悬在半空中的地图,右手心燃起了一团火焰,那火焰像个活物般的将那缓缓缠绕的薄冰逼退消散,随后也消失不见了。

太阳最后的余光下,苍羡紧握着左手中的玉佩想要寻求个心安,可是手中蝴蝶形状的玉佩死气沉沉的躺在他的手心,没有丝毫异象却让他更是焦灼不安。这样的举动让苍羡觉得一点也不像自己,于是嘴角扬一抹淡淡的自嘲。

他是个从来不相信宿命的人,不信宿命也不相信感情,更是从来不觉得自己会被什么所拖累。可是他摊开手看了一眼手中之物,却依旧没有见到想要看到的异象,他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的愁蹙。他把那桥上异样看在眼里,却突然有种,那又怎样的想法来。

灼眼的日光到此时无限的温柔,却不能给他丝毫抚慰,他看着手中死气沉沉的玉佩,突然怀疑它从前的光彩夺目,飞起在半空中起舞都是他的幻觉。苍羡只能是合掌用力握了握,手心穿来沉甸甸的手感和蝶翼的尖角处的刺痛感,让他心里稍稍有些踏实的感觉。

到了此处后,他感觉仿佛从前的种种似是前尘旧梦,可是一想到最后几次见到那个人的时候,她仓惶失落的低头,转身离开跑回人群又换上笑脸,他感觉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她苍白憔悴的站在石头上把他抱住说了什么他已经有些模糊,却记得那天她的额头她的眼睛和她飘散在风里的发丝,和自己失序的心。

身后一阵阵马蹄声,踏的苍羡心中焦灼,他索性不理会手中,他将左手放向身后似有意掩饰,随后转向来人。

“姓苍的你丫在墨迹什么呢!!还不快点!”来人穿着一身窄袖灰布衣,头发用一块破布包了起来,他自己骑着一匹马还牵着一匹,看来一路被两匹马折腾的够呛,模样十分狼狈。

如果不是他毫不客气的那句,苍羡还真是有些认不出来,这人竟是威名赫赫的大世家苏家的小少主,他不由勾了勾嘴角,连忙向前走了几步,一把伸出右手接住那人迎面扔来的马绳。

“非要等黑灯瞎火才愿意跟我钻小树林?”闻之苍羡想到了什么脸色一黑,随后望着重叠的山峰语气淡淡地反讥。

“整天没个正形。”

“少罗嗦!就你废话多!“苏玄墨骂骂咧咧的扶了扶自己头上被身下的那匹倔马颠散的发髻。一脸的凶神恶煞却气呼呼的伸出了黑手,落在马背上却是轻轻的近似于讨好。这马一向温顺,这次许是因为他牵了另一匹马上路,大发脾气一路狂奔。

见状,苍羡拉开衣襟把左手中的东西丢回胸口处,他的动作很快却不想被突然抬起头瞪他的苏玄墨逮了个正着。

“诶,等等那个白穗子我认得哈哈哈哈哈哈”

苏墨看到被抓包的苍羡一脸的不悦心里暗爽,可是此时一声马啼声,他身下的那匹马立了起来,害他差点被甩了下去,他的注意力又回到身下的这匹倔马身上,他在心中早已经愤愤的将其暴打了一顿。面上却堆起笑意给这马大爷顺了顺两鬓的白色长毛,没想到那马压根不吃他这一套,它毫不留情的甩了甩自己的马脑子把那只臭手甩开。

苍羡一跃上马后,仔细打量起来苏玄墨的这身装扮来,竟然让他隐隐感觉到一种说不上的熟悉

他突然眉头一皱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在他上马后看到自己的那匹马背上拖着个鼓囊囊的袋子,显然是苏玄墨为他准备的。打开后一股新鲜的汗臭味夹带着一股奇怪的香味扑面而来,熏的苍羡本就皱着的眉头简直扭成了麻花。他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万花楼?”

“对对!新鲜热乎现拔的。”正努力和马大爷搞好关系的某人笑的颇为狡诈,他显然已经料到了苍羡会有的表情,毕竟他对那人的洁癖曾有过多次彻骨的了解。他一把护住自己可能将要遭灾的头发,抱住马脖子躲在马脑袋的一旁。

“行了,走吧。”等待的灾难没有到来,苏玄墨听到身旁身旁没了动静,赶紧起身追了上去。原本生气的马大爷较劲一般的跑的飞快,很快就追了上去。

天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下去,苍羡又看了眼手中的布袋,他深知那家伙肯定是故意的,却懒得再跟这个从小就没个正经的家伙计较,他本想丢掉却又仔细一想。

此去之路地形复杂气候多变,而且大多地方处于神树笼罩下终日黑暗,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而苏墨虽然一向不正经但是从来不做无用功,所以这衣服很可能真的会排的上用场。

思及此处苍羡有些嫌弃的把那袋子又放了回去。却完全没有想到这东西真的就只是苏玄墨的恶趣味。

沈河区中医院
文登市立医院怎么样
南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
厦门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厦门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