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极品相师 第452章 亨利讲故事

发布时间:2019-09-25 13:36:22

极品相师 第452章 亨利讲故事

c_t;那两人赶到山后的时候,朱弦已经坐在路边的石头上等了好一会儿了。[棉花糖..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更新好快。

山后的风光不错,山下是一片农田,附近有一条浅浅的小溪流过,山脚下有一个小小的砖厂,不过看起来有些荒凉,似乎早已废弃的模样。

农田也早已荒芜,周围点缀着的几处农舍,看上去也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

这里原本都是农村,近些年城市化进程发展到这里,但却只发展到山的那边,这一边依旧还是农村古朴的模样。

不过即便还是农村的模样,也早已少人居住了,这里原本的村民都已经进入了山那边的城市里生活,农活儿早就不干了,山那边就是‘药’科大学,还有几所不出名的大学,合起来被称之为大学城

极品相师  第452章 亨利讲故事

,在大学城附近随便做点儿小生意,哪怕卖卖早点,支个馄饨摊儿,都比在家务农要挣得多多了。

一山之隔,就是两种不同的世界。

那边繁华锦簇,这边却是清冷无人。

不过朱弦倒是没什么兴趣感慨城市化给这个世界造成的变化,她只是觉得这里倒是个很不错的动手的场合,只要动静不闹的特别大,应该不会有人发现。

看到那两人的身影也翻过了山头,朱弦抬眼望去,这两个家伙,穿着西装,手里还拎着个公文包,脸上竟然还戴着眼镜,看上去倒像是城市里的外方经理。

只是身体再如何强壮的外方经理,也绝不可能像是他们这样健步如飞的。在山那边的时候,他们可能还有所顾虑,翻过了山头,显然也发现这边几无人烟,速度顿时就快了起来。

朱弦观察着他们,基本可以确定西方的修行者并不以速度见长,她不禁在想,当日若是自己追上去,只怕那个亨利也逃不掉。杀了亨利,今日应该就不会有这些麻烦了吧?

当然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麻烦既然已经惹来了,那就解决掉它。反正许半生也说了,尽可教训对方,哪怕杀了他们也不重要。

朱弦脸上带着笑意站起身来,无需掸尘,衣服上也绝对是纤尘不染。

“只有你一人么?”那两名欧洲人已经站在距离朱弦只有十余米的地方,其中一个稍稍靠后半步,另一个趾高气昂带着居高临下的气势开了口。

朱弦嫣然一笑,道:“一个人还不够么?你以为都像你们这帮西方的不成器的家伙一样么?打个架还要带着一帮人来。棉花糖不过你倒是比那个叫什么亨利的家伙有点儿出息,只带了一个人。这个也是什么圣骑士么?”

见朱弦浑然未将其放在眼里,而且对于圣教廷也殊无半点尊重之意,心头原本的不满,就全都化成了怒火。

亨利那日回到圣教廷的总部梵蒂冈之后,立刻觐见了当代的圣教廷教宗彼得二世。

按照亨利在圣教廷中的地位,原本他回来是不必要立刻觐见教宗的,但是这一次,他带着三名圣骑士去巡检日本的圣教组织,可没想到却遭遇意外,竟然让三名圣骑士都折损在日本。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即便亨利在圣教廷的地位很是超然,也是必须在赶回梵蒂冈之后就立刻去觐见教宗,将发生的一切向教宗进行汇报的reads;。

早在亨利离开日本之前,他自己就已经主动向圣教廷总部的枢机团进行了简单的汇报。当时只是说明了三名圣骑士的死讯,以及日本的教区主教也死于同一人之手。

前三人确系无误,可那个日本的教区主教,却死的格外的冤屈,因为他根本就是被亨利杀死的。若是这个教区主教还活着,他必然会让枢机团知道亨利是如何遇到朱弦的,那就必然会揭‘露’亨利临阵脱逃的行为。失去一些颜面其实倒在其次,主要是一旦有了临阵脱逃这种经历,基本上亨利也就跟枢机团无缘了。

一名骑士出身的大主教,乃至准紫衣主教,若是连基本的一往无前的勇气都没有,那他就根本不配做一名骑士。骑士在圣教廷的地位不算太高,但整个骑士团却是圣教廷最主要的战力。作为一名骑士,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有随时为圣教廷献身的准备。是以哪怕已经晋升为主教,脱离了骑士的身份,骑士的‘精’神却绝不容忘却。

这就好像即便一名士兵在战争中成长为将军乃至元帅,他也必须要有勇往直前的信念,若是一看到吃了败仗,尤其是面对可能全军覆没的状况,将军和元帅就立刻自己夺路而逃,这样的将军元帅要了又有什么用呢?

败军之将若是死战到底还能得到一个为国捐躯的美誉,可若是只剩下一个光杆司令回到朝廷,他将要迎接的也必然是被处死,并且还得背上一世污名。

在战场上,只有战死的将军,绝无临阵脱逃的大将。

亨利带着圣骑士出战,道理也是如此。

是以亨利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那自然没有比把推到朱弦身上来得好。

亨利虽然是个欧洲人,可深谙一个巴掌拍不响的道理,光有朱弦当然不行,还得有个跟朱弦站在对立面的家伙。而这个家伙,自然唯有日本的教区主教才能担起重任。而这样一来,教区主教的死也就得到了解释,毫无疑问,跟高岩三人组以及三名圣骑士一样,都是朱弦下的毒手。

至于矛盾的原因,亨利反倒可以语焉不详了。

三人组已经死光,可谓死无对证。

池田和罗伯特本就是单身,而高岩倒是有妻儿,不过也已经被亨利干掉,为了掩盖真相,亨利根本就不在乎多一条半条的人命。可怜高岩,若不是自己临死前对亨利还有野望,希望他可以收自己未出世的孩子为教子,他那还有两个月就临盆的妻子也不会横遭此祸。

这方面已然断了祸根。

教区主教是唯一知道亨利召见三人组的事情的,后续的事情他倒是不知道,现在在他也已经死在亨利手中,亨利见过三人组之中二人也就成了彻底不可能有人知道的秘密。

教区主教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儿‘女’都早已离开日本,唯一的老妻也被亨利一并杀死,彻底绝了后患。教区主教的儿‘女’回国之后,也顶多只能知道亨利所编纂出来的谎言,并将其当作真相。

路上十余个小时的飞机,足以让亨利想到了一个周详的故事,在见到教宗本人的时候,他当即以骑士礼跪倒在教宗面前,做痛心疾首状,并表示要亲自带队去东方找朱弦要一个说法。

教宗还是很有气度的,毕竟执掌着西方最大的教会,他并未表态,只是让亨利将所发生的一切都详细的告诉自己。

亨利若是改行当一个小说家,其实也应该是不错的选择,不得不说,他编的故事还是很不错的。

亨利说:“我与三名圣骑士去到日本,在东京,是教区主教本田亲自在机场迎接的。”

他说本田安排他们住进了酒店,原本一切正常,所有的程序都跟一如往常。

可是第二日,原本应该亲自前来引领他们去巡检教区的本田却匆匆而来,向他们告假。

亨利不解,便问本田为何神‘色’紧张,而且有什么事情还必须他这个教区主教亲自去处理。然后本田才说,原本教区里的三个外围骑士去执行一个任务,任务结束后的归程之中,不但被一个东方修行者给抢走了任务目标,还杀了他们其中一个人,另外两人也身受重伤。

和其他的修行者发生任务上的冲突,这种事情倒是也偶有发生,但是对方竟然杀人,而且明显是实力超过那三人组一大截,属于恃强凌弱,这样的事情就必须要讨还一个公道了。

教区主教本田告诉他,根据受伤归来的那两名外围骑士的描述,那名东方的修行者实力相当之强,光是教区的骑士未必能够处理的了,而且若是为此大动干戈,恐怕会因为圣教廷总部的不满,尤其是亨利这个大主教正好到日本教区巡检的时刻。

所以,他必须亲自前去,找那个东方的修行者问个清楚。

亨利表示,他当时也没太当回事,毕竟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任务目标相同的事情也发生过不少,可因为那个三人组正是连圣教廷总部这段时间都颇有些耳闻,从未有过失手经历的三人组,亨利便表示让圣骑士跟着一块儿去处理这件事。

“教皇陛下,若真让本田率众去找那名东方修行者,即便胜了对方,也有些胜之不武,东方人肯定会说我们以多欺少。是以我想让一名圣骑士跟着一起去,不用搞得浩浩‘荡’‘荡’也可以解决此事,这样哪怕日后东方的那些修行者想要找麻烦,也总归会少一个借口。”

教宗对此不置可否,继续听着亨利的故事。

亨利又说,于是三名圣骑士之中的一人就跟着本田前去寻找朱弦了,可是很长时间,他们都没有回来,亨利不免有些担忧。

“我当时绝对是疏忽了,是我的大意,才导致了他们的死亡,我请求教皇陛下对我施以最为严厉的处罚。”

说到这里,亨利再度跪倒在教宗的面前。

教宗摆了摆手,虚空一托,便强行将亨利托起,抖动着颌下洁白的长须,说道:“你先把事情说完,究竟该不该处罚你,又该如何处罚你,待你说完也不迟。”

亨利点点头,表情泫然‘欲’泣,演技确实是相当之老道,这都是当初他做赏金猎人的时候锻炼出来的。一名优秀的赏金猎人,可不完全是依靠武力,很多时候也必须伴以高超的演技。

“虽然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可我还是没太放在心上,我没想到那个东方的修行者竟然如此大胆,竟然连我们圣教廷的圣骑士也敢杀害,并且还有一名教区主教。当时马力安和阿什米尔表示他们去查一查情况,我也就允了他们。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也遭了那名东方修行者的毒手。”

...

...

汉中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汉中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汉中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汉中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汉中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