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真尊传 第七十三章 激烈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7:58

真尊传 第七十三章 激烈

第一擂台就在秦雅琳的强势下收尾了,名额自然而然地被她收入囊中,一个名额的确定激发了两个擂台的战斗,不断有人想要快速确定名额,可是都不能守到最后。

“哥哥,哥哥,好像很好玩哦。”婉儿两眼发光,说起战斗就激动得不得了,秦风无语地看着她,再看看秦雅琳,怎么我们秦家都是女汉子啊,战斗狂啊,这难道是遗传的吗?秦风不禁怀疑起来。

秦风刚想要说一点都不好玩,婉儿的身影就不见了,秦风想捉都捉不住,婉儿就跳上了擂台,好奇地到处走走,擂台成了她的私人游乐场,这儿碰一下,那里看一下,蹦蹦跳跳,神经大条的她没看到对手一脸无奈。

“糟了。”秦风暗想,这小妮子跑上去干嘛?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虽然你有点实力,但也不至于这么冲动啊,没看到父亲的脸都绿了吗?

“大哥,恭喜啊,想不到侄女也有大哥当年的风范啊,英姿勃发啊,不服老都不行啊。”观战场上秦地羡慕看着秦天,非常赞赏婉儿的行为,秦天无语以对,我把婉儿支开,就是怕她不懂事,没想到最后还是发生了。

“这......。”秦天无视秦地,焦急看着擂台,要是一有不对劲,他就立马出手,以防万一。

“堂哥,你要让我哦。”站在婉儿对面的是秦地的儿子秦磊,婉儿的堂哥

真尊传  第七十三章 激烈

,长衫飘飘,继承了二叔秦地的儒士形象,温文尔雅,相貌堂堂,温和的气质,悦耳动听的声音:“婉儿妹妹,你还是下去吧,这里可不是好玩的地方。”

秦磊耐心十足劝诫婉儿,温和温柔的笑容,给人如沐春风般的感觉,无论秦磊怎么劝诫,婉儿就是拼命摇头,秦磊的话她一句都没听进去,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

擂台上的血腥战斗刹那间消失,只有一个大哥在劝诫妹妹退去的场景,秦磊唠唠叨叨,语速惊人地**婉儿,劝诫婉儿,婉儿难受的捂着耳朵,痛苦摇头,拔出剑,剑光一闪而过,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凌厉的剑光胡乱飞舞,婉儿厌烦地劈砍着秦磊。

秦磊就是不还手,任由婉儿不断砍,身影宛如鲤鱼一般,灵活躲闪,变化无穷,凌厉的剑光无法锁定他的身影,不停在婉儿耳边嘀嘀咕咕,唠叨不停,耐心地劝诫婉儿。

就这样,场上一个不停地追着另外一个砍,秦磊则不停念经,秦风惊愕地看着这堂哥,看不出来平时文文静静的一个人,竟然这么恐怖,说起话来竟然可以连续半个时辰,秦风看诊都觉得可怕了,幸亏不是我上去,还好还好。

“哈哈,大哥,侄女也太搞笑了,竟然会怕这个,我还以为侄女天不怕地不怕呢?”秦地大吃一惊,难以想象平时小魔女一般的婉儿,现在竟然恐惧不安,身旁的各位长老都不时点头赞同,他们可没少受罪,婉儿一有空就去他们那里敲诈勒索,就算他们藏得再好,最后还不时被她拿走了,他们可是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舍得给的,宝贝得不得了,一碰到婉儿,就全都要上交了。

“我让你说,我让你唠叨,我让你......。”婉儿不知不觉挥着剑,落英纷飞,群花并落,不同于秦雅琳的冷漠肃杀,婉儿的落英剑法经过秦风的修改,变成最适合婉儿的剑法,剑出花开,步步生莲,没踏出一步,鲜花就开在她额脚下,花开胜芳,剑光一闪,剑风刮起,微风吹拂着擂台,鲜花顿时迎风飘舞,婉儿的身影在花瓣中舞动,宛如花中仙子,翩翩起舞。

偌大的擂台上充斥着花瓣,淡淡的香,轻轻的微风,舞动的仙子。

“落英缤纷群花杀”

花瓣顺着微风吹向空中,缓缓坠落,擂台上落起了花雨,犹如无数只蝴蝶,微微张开翅膀,停在空中,凝然不动,秦磊感觉被一股气机锁定,每朵鲜花都散发着危险的感觉,擂台上的每一寸地方都布满鲜花,无处可逃。

舞动的身影,飘舞的花瓣,层层花浪爆发,剑光指着秦磊,花雨“咻”地坠落,宛如无数把剑刃从空中坠落,秦磊身上气势喷发,不得不的拔出腰间的剑,拿着武器的秦磊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剑势围绕,衣襟猎猎,站立在群花丛中,遗世独立。

“剑式---三十六剑杀。”

银制的古朴长剑,冰冷的剑身,盘旋在秦磊头顶,“唰唰”化作三十六把长剑,铮铮作响,秦磊手势一转,三十六把长剑旋转,瞳孔银光大作,气势爆发,三十六把剑顿时飞向四面八方,插在三十六个方位。

“剑阵---三十六天罡杀。”

剑光大作,空间充满着肃杀,冰冷的长剑对着婉儿,天地风起云涌,落花击在长剑上,“唰”的分开两半,冰冷的剑光密密麻麻充满着空间,围困住整个擂台,花瓣、剑光相互碰撞,谁也奈何不了谁,僵持在空中。

“不行,再这么下去,我肯定会输的。”婉儿体内的灵力逐渐枯竭,不能支撑这一招了,鲜花消散,婉儿无力倒在地上,空中的剑光没有了抵抗,一下子变得肆虐起来,秦磊看着婉儿倒下去的身影,面色忽变,根本收不住手,眼看着剑光落在婉儿身上。

“婉儿。”秦天焦急冲上擂台,可是距离太远了,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婉儿暴露在剑光下,眼看着就要被四分五裂,一道身影出现在擂台上,抱住婉儿,单手紧握,隐约中可以看到空中出现一只擎天巨手,捉在三十六把剑上,“咔擦”古朴长剑组成的剑阵在擎天巨手面前宛如泡沫,毫无抵抗之力,就崩碎开来。

漫天剑光在秦风手中煞那间崩碎,秦磊五脏六腑被震得移位,身体崩飞出去,苍白的躺在擂台外面,鲜血涌向胸口,咳出了鲜血,无力看着擂台上逐渐清晰的身影,瘦弱的身躯,白泽如雪的脸庞,雪白的长衫抱着婉儿,随风飞扬,苍白的瞳孔霸气外露,审视所有人,没人敢和他对视,都觉得自行惭愧,纷纷地下头颅。

黑龙江虹桥医院住院费用
黑龙江虹桥医院治疗费用
黑龙江虹桥医院有医保吗
黑龙江虹桥医院看病贵吗
黑龙江虹桥医院医保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