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混沌剑神第七百七十一章圣皇一击

发布时间:2020-01-26 12:40:16

混沌剑神 第七百七十一章 圣皇一击

卡拉丽薇带着自己家族的六名光明圣师径直冲入战斗区域.而在他们身上早已经穿上了圣光铠.左臂上凝聚了一块一米五直径的圣光盾.

剑尘的眉头微微一皱.目光豁然抬头看向卡拉丽薇.眼中有着寒芒闪烁.不过旋即他瞳孔一缩.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全力出手之下.再次将三名光明圣师斩杀.让被圣器的力量卷了出去.

“卡拉丽薇.快全力攻击羊羽天.消耗他的实力.”扎提洛斯沉声喝道.他已经隐隐有了坚持不住的迹象了.如果己方的人手再次被羊羽天斩杀.那这羊羽天势必会突破重围.

卡拉丽薇一路沉默.笔直的向着扎提洛斯飞來.娇喝道;“杀.”

卡拉丽薇和身后的六名族人同时动手.凝聚圣光剑闪电般射出.不过这圣光剑却并非是射向剑尘.而是向着扎家以及神之城八大家族的人射去.而扎提洛斯更是受到了卡拉丽薇的亲自攻击.

突如其來的变化.让扎家所有人脸色齐齐大便.似乎沒有想到卡拉家族的人竟然会对他们动手.然而此刻他们已经來不及做出任何防御措施了.防不胜防之下.直接被卡拉家族几名强者射出的圣光剑打在身上.

随着七声轰鸣巨响声传來.包括扎提洛斯在内.扎家共有七名实力不弱的强者身受重创.身上的圣光铠被打碎.让他们口吐鲜血的倒飞了出去.

“卡拉丽薇.你这是在干什么.”和权有才大战的云天大惊失色.发出焦急的惊呼声.卡拉丽薇可是至关重要的人物.她的存在将决定着胜利的天平究竟倾向何方.若是这羊羽天得到了卡拉丽薇的帮助.那他此行的计划将会一败涂地.

“卡拉丽薇.你这是什么意思.”扎提洛斯脸色苍白的从地上站了起來.此刻他嘴角挂着鲜血.脸色阴沉的可怕.卡拉丽薇的实力本就抢过他.特别是刚刚那出其不意的攻击更是让他防不胜防.直接让他身受重创.

卡拉丽薇并未理会扎提洛斯.目光看向剑尘.娇喝道:“羊羽天.我卡拉丽薇代表卡拉家族來助你一臂之力.”

“卡拉丽薇.你不守信用.你明明答应帮助我对付羊羽天的.”远处传來云天那几乎疯狂的咆哮声.语气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怒.

卡拉丽薇毫不动怒.轻笑道:“云天.你可真是糊涂了.丽薇只是叫你带我们去寻找羊羽天.并沒有答应帮助你对付羊羽天的事.”

“卡拉丽薇.你你你….”云天气急败坏.暴跳如雷.但却偏偏找不到话说.最后只有发出一声疯狂的咆哮:“卡拉丽薇.希望你不要后悔.”云天双目通红.非常的不甘心.眼看就要成功了.可他万万沒有想到卡拉丽薇却突然倒向剑尘.让原本该属于他的胜利倾向于剑尘了.

卡拉丽薇几人的加入顿时让剑尘压力骤减.剑尘冲着卡拉丽薇拱了拱手.道:“卡拉丽薇小姐.今日之恩在下记住了.日后定有回报.”

卡拉丽薇盈盈一笑.道:“羊羽天.丽薇可是冒着很大的风险來助你.希望你日后千万别忘家了丽薇今日为你所做的事情.”

剑尘不语.身体飞速退后.然后一手指天.大喝道:“裁决之剑.”

剑尘第二次施展裁决之剑.天地间的光明圣力顿时飞速的凝聚而來.很快便在剑尘的头顶上凝聚成一把巨大的圣剑虚影.

“快阻止他.一定不要让他把裁决之剑成功施展出來.”扎提洛斯强忍着身上的伤势大声喝道.然后有些吃力的凝集圣光剑射向剑尘.

“扎提洛斯.你当我卡拉丽薇是透明的吗.”一声娇喝声传來.只见卡拉丽薇抖手射出一道圣光剑将扎提洛斯的攻击阻挡了下來.

随后.卡拉家族的六名光明圣师也纷纷全力出手为剑尘做掩护.为剑尘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这一次.再无人能阻挡裁决之剑的凝聚.让剑尘将裁决之剑成功的施展了出來.顿时.一股庞大的威压弥漫在天地间.那蕴含在裁决之剑内的恐怖能量波动仿佛拥有毁天灭地之威.让场中所有人的脸色都是骇然大变.

“不好.快退.”围攻剑尘的那些光明圣师纷纷面带惊骇的向后退去.就连扎家的人也毫不例外.

扎提洛斯脸色变得难看了起來.一脸阴沉的盯着剑尘头顶的巨大圣剑.眼中有着浓浓的嫉妒.旋即也不在和卡拉丽薇纠缠.迅速退后.

剑尘的目光凌厉之极.瞬间便锁定了扎家的一群人.以意念控制头顶的巨大圣剑带着雷霆之力闪电般向着扎家的人斩下.

圣剑破空.在半空中留下一道绚丽的白光.而速度更是快到了极致.在圣剑斩下的那一瞬间.被锁定的几名光明圣师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受到了一股无形力量的束缚.根本就动惮不得分毫.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圣剑当头斩下.

几名光明圣师被吓得面无血色.在面对这巨大的圣剑时.他们不仅无法躲避.就连反抗的念头也无法生出.圣剑那浩大的声势已经完全击溃了他们心底的最后一丝防线.让他们感觉自己距离死亡是如此之近.

生死一线之际.几道巨大的光柱从天而降.卷着他们几人的身体消失不见.而圣剑则是余势不减分毫.狠狠的斩在大地上.

“轰.”

随着一声剧烈的轰鸣声.整片大地都在剧烈的颤抖了起來.被圣剑斩出了一道数米宽.十余米深的巨大鸿沟.连绵上千米.

“该死的.这羊羽天施展的裁决之剑威力竟然这么大.”看到这一幕.在远方和权有才大战的云天也被吓得面无血色.然后立即舍弃了权有才逃之夭夭.

“对付羊羽天的计划一败涂地.继续留下來唯有死路一条.现在不走恐怕待会连逃跑的机会都沒了.”云天心中暗道.

澎湃的能量在天空中浩荡.巨大的圣剑在剑尘的掌控下化为一道白色长虹闪电般射向扎提洛斯几人.

扎提洛斯尽管脸色阴沉.但是却并未慌乱.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玉石.对着剑尘冷笑道;“羊羽天.今日你必定无法成功.这玉石乃是我扎家一位老祖所赐.包含老祖一击之力.你即便有防御至宝护身.但也绝对无法挡住圣皇强者的一击.”话音一落.扎提洛斯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一滴鲜血滴在玉石上.顿时.一股强大到可怕的威压从玉石内散发而出.在这股威压面前.仿佛天地都在战栗.而四周的那些光明圣师更是感觉有一块大石狠狠的击在胸口.让他们情不自禁的喷出一口鲜血.身形立即暴退.

这块玉石乃是扎家阻止剑尘成为七阶光明圣师的最后杀手锏.不到关键时刻.万万不可动用.因为剑尘带给扎家的威胁丝毫不亚于现在的会长.一旦剑尘成功的突破至七阶光明圣师.那将会对扎家掌控光明圣师工会的行动造成极大的阻碍.

剑尘的瞳孔猛然一缩.神色头一次变得凝重了起來.沉声道:“这的圣皇的力量.”混沌之力汹涌的从混沌内丹中宣泄而出.刹那间遍布剑尘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将他混沌之体的威力发挥到极致.与此同时.巨大的裁决之剑在剑尘的控制下也放弃了攻击其余人.笔直向着扎提洛斯射去.希望能阻止扎提洛斯释放圣皇的力量.

“哈哈.羊羽天.一切都晚了.在老祖的力量面前.恐怕圣器的力量都无法保住你.”扎提洛斯哈哈大笑.从玉石内流淌而出的澎湃能量迅速在他面前凝聚成一个三米长的巨大手指.然后直接向着剑尘一指点去.

随着这一指点出.时间仿佛都陷入了静止.空间似乎都被凝固.在这一刻.这一指仿佛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任何光彩在这一指面前都黯然失色.

而迎面射來的裁决之剑随着这一指点出.直接化为乌有消散在空中.沒有激起漫天波浪.旋即更有一股无形无态的天地之力穿过裁决之剑的位置.破开了万古神蚕丝的防御.狠狠的打在剑尘的胸前.

在这一指面前.剑尘沒有半点反抗之力.这一指是一名圣皇强者的一击.蕴含了圣皇强者的全部神通.他的气息被锁定.身子被禁锢.根本就容不得他有半点躲避的余地.

“噗.”剑尘仰天喷出一口鲜血.身上的衣服化为一片灰烬消散在空中.露出了穿在里面的那套由万古神蚕丝编制而成的金丝甲.此刻金丝甲暗淡无光.仿佛消耗了全部的力量似地.

剑尘的身体仿佛是一颗炮弹似地被打的倒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后面的山石上.随着一声轰鸣巨响声传來.整片山脉都在微微晃动.剑尘的身体已经深深的陷入了山腹之中.将那坚硬的山石砸出了一个足有百米深的大洞.

陷入山腹中的剑尘口中不停的喷出鲜血.扎家老祖的实力比金利坚家族的王者强大太多了.仅仅一指.不仅破掉了万古神蚕丝的防御.就连他的混沌之体也被打的破碎.五脏六腑和胸前的骨头全部被巨大的力量震成粉末.

若是沒有万古神蚕丝替剑尘承受了一部分威力.恐怕剑尘所受到的伤害还要严重许多.

ps:昨晚打雷打了一个小时.下雨才下半个小时.....

黎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博爱种植牙
沧州好点的癫痫病医院
辽宁专门治癫痫病医院
江西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