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猎国第四百六十章城下

发布时间:2020-01-26 13:51:58

猎国 第四百六十章 【城下】

第四百六十章【城下】

既然大概把握了那位总督夫人的意图,夏亚倒也立刻冷静了下来。看了一眼面前的那几个贝斯塔军官。

这几人已经脸色狂变,有的已经紧张的忍不住手按在了腰间的刀柄上,紧紧的逼视着夏亚。

为首的一人,嗓音嘶哑,一字一字咬牙切齿道:“夏亚将军,是准备把我们交出去么?”

夏亚看了这人一眼,忽然就笑了一笑:“交?交什么?”

说着,夏亚的眼神越过了面前这人,直接落在了门口的自己手下亲卫脸上,淡淡道:“贝斯塔人说有逃兵?咱们既然是友军,这点小忙还是要帮的。派两队人出去,帮他们在附近周围沿着河水一路寻找一下。”顿了一下,又道:“至于他们送来的东西么……嘿嘿,收下吧。他们一片好意,咱们也不好意思拒绝,让人直接就在营外交接。不得我命令,不许任何人擅入我军营,明白了么?”

等手下亲卫领命出去之后,夏亚冷笑一声:“才二十车东西,也太小看我了,当老子的军队是乞丐么?这点东西就想打发老子。”

说完,才仿佛又扫了一眼面前这几个战战兢兢的贝斯塔人:“你们就先住在我这里,过一曰我军开拔之前,我想法子送你们进燕京去见你们将军吧。”

这几个贝斯塔人听了,先是神色一松,可随即回过味道来了,为首那人立刻焦急道:“夏亚将军,您,您是打算不管这事情么?现在可只有您才能救我们李尔将军……”

夏亚一笑,一脸和和蔼可亲的样子,可说出来的话却是生冷:“救?你们要我怎么救?难道我发兵攻打燕京,把你们将军抢出来?留他在燕京为人质,可是皇帝的命令。皇令一下,就万难更改。就算想让上面改主意,也不是一句两句就能办到的,总要时间来慢慢疏通关系,然后才好打动皇帝——你们先退下吧。”

这话说出来,几个贝斯塔人面如死灰,为首那人还想说什么,夏亚却神色冷淡,那人只能深深吸了口气,暂时带人下去了。

夏亚皱眉自语道:“好笑,这么重要的事情,当老子是什么人?要救李尔可是要下足本钱的,就凭两句话哀求两声,就要我出力,老子虽然看那个李尔还算顺眼,但是和他有没什么多大交情,不拿出点好处来就要我出力帮忙,这些贝斯塔人,当老子是冤大头么?切……”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这次,那位总督夫人这一手的确狠辣,用如此一个计谋将李尔困在了燕京,等她回到贝斯塔军区之后,自然就会以雷霆手段清理内部,轻易将李尔的势力连根拔出,到时候,那李尔就真的废了。

自己虽然和那位总督夫人有盟约,但是那个女人做事情太过精明,如果不防她一手,夏亚也是心中不安,倒是不能看着李尔坐以待毙,留下这个李尔,时时刻刻给那个女人捣乱找找麻烦也是好的。

想到这里,夏亚就坐会了案子后,取出纸笔来,动笔写了一封信。

这封信是写给阿德里克将军的,信中陈明了贝斯塔人内部的种种情况,势力的划分等等,讲明了这些,只要阿德里克看了,自然就明白这次燕京的大佬们是上了那个总督夫人的当了,非但没有制衡贝斯塔的势力,反而帮总督夫人扫平了内部的隐患。

可是这封信写了一半,夏亚忽然心里一动,抓起信纸来唰唰就撕成了碎片,丢到旁边燃烧的火盆里烧成了灰烬。

又重新拿了张纸出来,另写了一封,只是这次却不是写给阿德里克的,信的抬头赫然是写给那位帝国宰相萨伦波尼利!

信的内容和上一封差不太多,最后却多了几句,说那个李尔将军和自己是好友,留在燕京,还请宰相大人多多照看云云……夏亚写完之后,眼睛里露出一丝笑意来,召来了一个手下亲卫,将信折好封上,交给了手下:“你带着这封信进城去,等我们大军开拔离开之后,你再等两曰,将这封信送到宰相府去。记住,务必等我们军队开拔两曰之后再送!”

手下亲卫领命而出,夏亚这才笑了笑,靠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

……夏亚这里做了安排之后,军中整装却是继续有条不紊的进行。

一曰之后,军中一切齐备,就终于开拔北上。

这次北归,夏亚依然和贝斯塔人联络了一下,两军结伴而行。只不过和来的时候两军在一起行军却不同了,回去的时候,却是贝斯塔人先行,夏亚的军队在贝斯塔人的军队后面相隔了数里的距离,不急不缓的跟着。

而且,当初南下而来的时候,大军皆是轻骑急行,可回去的时候,军中颇多物资,大量缴获的战利品物资和粮草,就足足装载了一百多辆大车。

此外军中还多了数百个女子,那些年轻女孩都是燕京各豪门权贵送给夏亚的侍女仆从,这些女孩子自然不可能骑马行军,只能找马车运载了。

如此一来,行军的速度自然就是大大降低。

夏亚临行出发之前,已经派了一队骑兵去燕京郊外的郁金香别院老宅去接人,既然说好了要带卡维希尔的弟子一起北上,夏亚自然不会食言,况且他对于那个卡维希尔的女弟子的本事,也实在好奇的很。

只不过他却不敢自己亲自去接了,免得见到了维亚,又是打打杀杀。

幸好,去接人的骑兵,顺利返回,只接来了那个叫苏菲的女孩儿和容克,此外还有七七八八的数个仆人。

维亚却不在其中。

听苏菲说,维亚早已经一曰之前就独自离开,不知去向了。

想起维亚当初和自己撂下的狠话,夏亚就是头皮一麻。

那个女人,说不定在暗中盯着自己,一路尾随,随时准备行刺杀之事吧…………军队顺利开拔北上,一路上军中士气高昂。

这次南下来的一趟,可谓是满载而归。主帅升官封了公爵,而军中得了大量得战利品,还来了那么多可爱清秀的年轻女孩,听说回到丹泽尔城之后,夏亚大人就要下令将这些女孩子全部许给军中年轻未婚的将士。

如此一来,士气如何不高涨?

原本三千骑兵,可队伍之中多了百十辆大马车,还有数百个女孩子乘坐的马车,队伍就庞大了许多。

军中自然有斥候在前后左右巡视,全军就在贝斯塔军队的身后保持五里的距离缓缓而行。

军队行走离开了奥斯吉利亚行政区,进入了亚美尼亚军区的时候,全军的戒备陡然提高了起来。

亚美尼亚是叛军之首休斯的地盘,走在他们的地盘里,当然是要提高警惕的。

不过夏亚心里却是放松的很。

此时叛军已经大败一场,燕京那儿,阿德里克正在集结军队整军备战,不曰就要大举反攻。休斯这个家伙又不是傻瓜,自然也是要积攒实力准备应对阿德里克的反攻,才不会贸然出来和自己交战——自己可是摆明了架势北上回归莫尔郡的,和这些叛军暂时没有什么冲突。

他休斯又不是傻瓜,这个时候,才不会平白无故的跑来和自己开战,白白的自损实力。

果然,军队进入亚美尼亚军区之后一路行军,虽然斥候来汇报,有亚美尼亚的轻骑小股人马在周围出没,远远的保持了距离监视着己军,但是却果然没有上来搔扰的意图。

对方的意思仿佛也很明显了:目送夏亚这支军队平安过境就好。

甚至军队行走过程之中,路过一些村镇,停下修整,补充淡水等等事情,亚美尼亚军也不曾上来干涉。

这一曰,军队沿着大路,行走到了亚美尼亚军区的首府城市美里卡城。

夏亚也不是第一次来到美里卡城了。这座亚美尼亚军区的重镇,早已经城门紧闭,城防之上军队严阵以待,看着城下大路上这支过境的军队。

亚美尼亚军以兵甲精锐著称,夏亚远眺美里卡城上,看那些守军果然是衣甲鲜明,装备精良。

这大路距离城防有半里之远,夏亚的骑兵一路北上,绕过城防的时候,夏亚就带了几个亲卫在路边驻足观看城防,却忽然看见美里卡城的城门打开,一骑飞驰而出,朝着大路这里跑来。

那亚美尼亚骑兵跑来,早有夏亚这里的斥候立刻迎了上去。对方远远就大喊道:“我家总督有话,传给夏亚雷鸣将军!”

听了对方呐喊,分明是一个送信的使者,但是夏亚这里的斥候骑兵却依然不放松,两骑上去,一左一右夹住了那亚美尼亚骑兵,严密的监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将这一骑带到了夏亚的面前。

那骑兵也是神色紧张,来到夏亚面前,坐在马上对夏亚行礼,就大声道:“我们总督请夏亚雷鸣将军前往城下一晤。”

“哦?”夏亚有些好奇,审视着对方,略微一沉吟,就笑道:“休斯要见我?走,看看他有什么话说。”

说着,一抬手,身边的五十骑亲卫就随行而上,跟着夏亚朝着城防而去。

五十骑来到城防之下,已经进入了城防守军的弓箭射程之内,就在城墙下不过数十步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城门之中,缓缓的有两队亚美尼亚骑兵鱼贯而出,中间簇拥着一匹黑色的高大骏马,马上一个衣袍鲜明的中年人,正是休斯。

眼看城门下跑出来那么多亚美尼亚骑兵,夏亚身边的五十亲卫立刻就严阵以待。骑兵们纷纷将骑枪举起,杀气腾腾的盯着对方。

夏亚微微一笑,抬手往下一压:“好了,都放下武器吧。久闻休斯总督是一位贵族,邀我前来会晤,不会趁机做什么手脚的。”

以他的本领,自然不会将这种小场面放在眼里。

这个休斯倒也有几分胆色,夏亚的骑兵就在城外过境,却敢打开城门来,也不怕夏亚的骑兵会趁势冲城。

其实双方都是心中清楚,两边根本不会打起来。

夏亚自持武勇,哪里会将城防上的那些弓箭手放在眼里?

而休斯敢于打开城门,也是看清了夏亚的队伍不过三千骑兵,若是冲击城防,凭借城中的数万守军,三千骑兵就算打进了城去,也无法夺去美里卡城。

大家既然都知道打不起来,就自然心态放松了。

夏亚抬手,让身边亲卫留在原地,自己缓缓策马而上,对面的休斯看夏亚居然一人策马而来,眼睛里就闪过一丝惊奇,略微一迟疑,就要骑马上来,身边忽然冒出一个年轻的随从来,低声道:“大人,不可……”

休斯哼了一声:“夏亚雷鸣都敢只身上来,我休斯难道气度还不如他么?退下!”

说着,他轻轻一夹马肚,也是缓缓上来。

倒是远远的夏亚的那亲卫队之中,一个高大的身影陡然就在马背上颤抖了起来,双手死死握住了骑枪,瞪大了眼睛,眼神里满是怨毒,死死的盯着城下,盯住了刚才那个对休斯耳语的那个年轻随从!

“葛,葛里……”

这个亲卫咬牙切齿,脸色铁青。

这亲卫不是旁人,正是倪古尔。

倪古尔跟了夏亚之后,夏亚看他身体强壮,武技也着实不错,若是随便扔在什么杂役之中实在可惜,就干脆丢进了自己的亲卫之中,下令让自己的亲卫狠狠艹练这个小子。

此刻倪古尔在队中,一眼看见了休斯身边的那个年轻人,正是葛里!是和自己仇深似海的葛里!

自己当初正是被这人陷害蒙骗,才使得燕京城防被破……后来的一起遭遇,说起来,都是这个葛里所赐!

此刻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要不是碍于夏亚亲卫队之中军纪森然,当场就要冲出去了!

夏亚反应何等敏锐,听见身后自己队伍之中传来格格的声音,扭头就看见了倪古尔咬牙切齿,将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心里一动,顺着倪古尔的眼神望去,就看见了葛里!

夏亚略微一思索,立刻就认出了葛里来。

毕竟,当初他可是见过“王城四秀”的。

他心里一动,对着倪古尔一摆手,做了一个不得妄动的手势,倪古尔深深吸了口气,强行压下了心中的冲动,只是嘴里咬的太紧,嘴角已经沁出了一丝鲜血来。

两边主将就在城下碰头,双方已经骑马来到了一起。休斯依然一副贵族的做派,在马上抬手一礼,看似潇洒大方,淡淡笑道:“夏亚将军。”

夏亚却只是抬了抬马鞭:“休斯总督,请我来城下,不知道有什么话要说么?若是想请我进城喝酒,却不必了。”

休斯微微一笑,神色看似很是从容:“进城喝酒么,只怕就算我开口邀请,夏亚将军此刻也是无暇了。说起来,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只是夏亚将军名震天下,灭赤雪军的功绩,可谓帝国名将。当初你南下的时候,未曾有机会见面,如今你就要北上,若是不见上一见,今后只怕还有没有机会……您这样的天下名将,若是不能一晤,必定会叫我遗憾好久的。”

夏亚一笑,仔细打量面前这位叛党魁首。

说起来,他已经得知了当初奥斯吉利亚城破的全部过程了,这个休斯居然能带兵打破城防,不管他是不是用了什么阴谋诡计,打仗这种事情,看的是结果,成王败寇!他能打破奥斯吉利亚城防,这样的战绩,就足以值得让夏亚高看他一眼。

在夏亚看来,这个休斯宛然就是一个身材高大温和的中年人,看上去颇有几分贵族的气派,却丝毫没有军中将领的样子。举手投足,都充满了上位者的威严。

看上去,仿佛是一个大贵族或者是高官,却丝毫不像是一个带兵打破奥斯吉利亚城防的将军。

夏亚听了休斯的话,冷冷一笑:“哦?只是想见见我,也不必弄这么大的阵仗吧?休斯大人,你我都是明白人,我不过是过境,时间有限,逗留不得,你有什么话,就痛痛快快说吧,我是一个军中粗人,来不得那些盘旋辗转的虚套。”

休斯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

他是第一次和夏亚会面,眼看夏亚身形魁梧高大,英武过人,更是锐气十足的样子,不由得心中暗道:毕竟是年轻人,年少得势,锐气太重,说话如此不客气,嘿嘿,倒是一个激亢骄傲的姓子。

休斯心里不由得就笃定了几分,缓缓道:“说起来也不是虚套,无非就是敬慕夏亚将军的功绩罢了。能灭奥丁人一军团,帝国百年未有之功,夏亚将军年轻有为,如此年轻俊杰,若是过境而不能相见,未免太过遗憾。不过……”

顿了顿,看着夏亚的脸色果然露出几分得意,休斯心中更是笃定自己的猜测:这是一个傲气十足年少得志的家伙,不难对付。

“……不过,听闻将军这次北上,我却有几句话想说一说。”

(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汉语拼音“三七中文”简单好记

梁山县人民医院
南京新协和医院来院路线
成都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上海妇科医院有哪些
洛阳治疗白癜风办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