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苍白之手 第九十七章 勾心斗角

发布时间:2019-12-05 03:24:50

苍白之手 第九十七章 勾心斗角

朦胧的月光下,失去主人的骏马孤零零地待在街道上,有气无力地甩着蓬松的尾巴,颇具灵性的动物眼睛里滚出大颗的泪水,在夜风吹拂下小声地嘶鸣着,孤单的身影显得格外凄凉。

鲁斌看到这一幕,忍不住鼻子有些发酸,他现在也是有马一族的人,坐骑是一头受伤后被迫退役的冰原马,与巡夜骑士的坐骑几乎毫无区别。

他不期然地想起与自己相处多天,有几分感情的骏马,如果自己骤然失去它,心情恐怕也会很难过。

“这个该死的魔化斯图特,真的越来越想干掉他了。”

与此同时,两位巡夜骑士默契地同时策马发动冲锋,宽阔地可以容许四辆货运平板马车并行的街道,立即响起马蹄敲打砂石路面的清脆声音,频密的节奏就像战鼓的鼓点。

鲁斌自忖面对两个骑士的联袂冲锋,绝对无法正面硬抗,即使硬度堪比玄武岩的防御力场,恐怕也会在瞬间被吨位重的冲击力击溃。

“在第一时间施展禁锢,将他们其中之一阻挡片刻。使用次数还有一次的变羊术,无需吝啬,直接用在骏马的身上。骤然失去坐骑,相信另一位骑士会被往前的惯性按在地面摩擦。针对巡夜骑士的战术,就是分头击破,不能让他们和坐骑默契配合。骑士冲锋的速度彻底提起来,城门都挡不住。”

他都能想到的法子,寄宿在斯图特体内的秽暗之影纳吉尼,战斗智慧无比丰富的无底深渊的恶魔,怎么会想不到

只是它以枯萎汲取将一个濒死的巡夜骑士,吸尽所有生命精华,才使宿主稍微恢复生机活力,岂肯轻易再次犯险。

银月的光华洒在魔化斯图特的身上,修长的影子陡然往后延伸,在旁观的鲁斌看来,就像一条蜿蜒游走避开正面战场的狡诈毒蛇。

两位巡夜骑士端起四米长的骑枪,气势汹汹地在发起冲锋后,挺枪刺出蕴含如火愤怒的一击。

鲁斌看到仅仅是擦身而过,魔化斯图特的左胸和右半侧脑袋就被骑枪瞬间贯穿,锋利的枪尖顺势捅出大蓬的血肉之雨。

稍过片刻,纷纷扬扬洒落的碎肉血液,就变成棉絮状的阴影,彻底消失在空气中。

两位巡夜骑士的兴奋劲还未散去,就被这个敌人玩弄的替身术戏弄地脸色发红,不约而同地再次拨转马头。

鲁斌忍不住右手搭额,他知道按照魔化斯图特的套路,真身本体肯定就藏在附近,随时准备发起背刺似的偷袭暗杀。

就在两位巡夜骑士熟练地挽着缰绳,将坐骑拨转马头恢复身形的时候,两条漆黑的人影从街道两旁的屋顶纵跃而下。

不料,早有准备的巡夜骑士,同时使出“镫里藏身”的骑术,娴熟地就像练过成千上万次地流畅,刚好躲过对方有备而来的刺杀。

在场的三个人,除了鲁斌能通过旅法师之书判定“队友”的正确位置,两位巡夜骑士只能通过坐骑承受的冲力以及反应,才能判断谁的刺杀者才是真货。

鲁斌哑然失笑:“两个都是假的!本体还待在墙角,一动不动地似乎在防备着什么?”

随后,他转念再想:“难道是我?魔化斯图特发现我的存在?这不可能。”

秽暗之影纳吉尼通过宿主改造过的眼睛,的确发现“战场”附近有生命浓度很高的人类潜藏着,忽隐忽现地完全捕捉不到轨迹,而且不清楚他们的具体位置。

“这三个巡夜骑士变成饵料了,想钓鱼似的抓住我,可没有那么容易。小心我吃掉香饵,却不咬钩地早早跑掉。”

鲁斌听见待在墙角的魔化斯图特,张嘴说出嘶嘶嗦嗦非常怪异,令自己烦闷欲呕的低语呢喃,就伸手强行捂住嘴巴,压制喉咙里不停翻涌的热浪。

随后他看见几条毒蛇从墙角的地基岩石缝隙里游走而出,咬住魔化斯图特被自己一发奥法飞弹,与连体弓弩一并击碎的右手,随后再次延伸出触须似的鞭索,又像是五根无骨的手指,不停地扭来扭去。

“你妹!真恶心。我实在受不了了,这个变态的耍蛇艺人,一定要死。”

鲁斌翻开旅法师之书,目光转到嗜血刀锋布莱德的卡片上,这头二级吸血种不死生物,具有战士的职业,装备两个武器位,都是生前惯用的武器“冰霜碎片”,总体而言是一张不错的黑卡。

与此同时,他取出“乌鸦斗篷”这张二星的防具卡,悄然叠加在“嗜血刀锋布莱德”上,赋予他隐藏不死生物的亡灵气息,以及与阴影亲和的特性。

紧接着,鲁斌触发“月亮井”的附属能力月火,对“嗜血刀锋布莱德”赐予温暖祝福,额外增加百分之五十的生命力上限。

魔化斯图特似乎察觉到什么,朝身后的空旷街道扫过一眼,即使是夜凉如水的深夜,繁华的黑水镇也不可能安静地如此过分。

它察觉到一股危机正在迅速逼近,按捺不住嗜血和杀戮的欲望,在藏身处用力蹬腿,借助强大的反冲力,施展“月步”这种独特的贴地滑行步法,快速接近被他看中的一位巡夜骑士。

鲁斌以合理叠加卡牌的技术,将麾下一头不死生物进行强化,随后通过打开连接埋骨之地的通道,将强化过的“嗜血刀锋布莱德”从腐朽的死亡之地召唤来到身边。

浓烟不断翻涌出现,一抹乌鸦状的黑影从烟雾中蹿出,就像来自冥界的告死者,迅速接近被主人目光锁定的目标。

就在魔化斯图特再次发起攻击的时候,警觉的巡夜骑士立即发现这个将两人耍地团团转的卑鄙之徒,尤其是被视为猎物,遭受背后袭杀的倒霉鬼,棱角分明的脸铁青一片,左手握紧剑柄,双腿轻夹马腹。

培养出默契的坐骑立即往前纵跃,魔化斯图特一击落空之下,继续往前追击,不料他的目标施展出如同回马枪的反击。

鲁斌讶然:“利害!竟然是快速出击的中等战技.反手剑,糅合骑士技.突刺形成的怪招,可惜他的武器有些短。”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被视为猎物进行刺杀的巡夜骑士,为了摆脱殒命的下场,情急之下使出只有雏形的新骑士技,尽管出手的武器只是一把制式长剑,长度却不及训练时的骑士枪。

魔化斯图特在目标转身反击时,立即反应过来,魁梧的宿主身体被它操控地如岸边堤柳,柔软却极有韧性,扭腰闪避堪堪躲过他的怪招。

秽暗之影纳吉尼通过蛇语召唤出镇上的野生毒蛇,将断裂的右手补全完整,正想群蛇出击,毒杀这个巡夜骑士。

不料,就在它即将得手的时候,一团漆黑的阴影悄声无息地飘飞而至,仓啷一声,双手交错抓住武器的握柄,利刃映着月光的寒芒陡然绽放,就像金属构装体.机关螳螂的超凡刀术。

与此同时,另一位巡夜骑士没有坐视不理,借助马抬前蹄的冲力,骑士枪刺向显出身形的刺客。

魔化斯图特腹背受敌,知道无法幸免,不顾一切地激发宿主的潜力,背后迫近的冰霜碎片双刀,选择长出坚韧的蛇鳞硬抗。面对破坏力更高的蹄前骑士枪冲击,它只能自断肋骨,胸膛深深凹陷下去,尽量减少受伤的几率。

鲁斌看到这里就忍不住摇头,“我的队友太小看对手了,我亲自强化过的吸血种死灵生物,可是自带战技和嗜血獠牙的不死生物。”

嗜血刀锋布莱德感受到它的主人的想法,深有同感地左右交错,使出中等战技.斜月斩。

一前一后,两磨匹练寒光掠过魔化斯图特的后背,临时衍生出的蛇鳞即使坚韧如铁,此时也挡不住附加冰霜之力的炼金武器的斩击。

鳞片崩裂、血肉横飞,十字交错而过的伤口深可见骨,几乎将目标的脊椎骨拦腰斩断。

与此同时,巡夜骑士的枪系技.突刺,贴着魔化斯图特的凹陷胸膛,直接洞穿他的左肩——他的战斗经验十分老辣,知道对手会躲避,故意压低枪尖,终于一击得手。

鲁斌亲眼目睹自己的召唤生物“无意”中伤到队友,嗜血刀锋布莱德承受少许惩罚,生命力减少1点,不以为意地轻轻摇头。

就在这个时候,腹背受敌遭到重创的魔化斯图特,右手“五指”张开,分别向巡夜骑士、他们的坐骑,以及背后的不死生物蹿出毒蛇的獠牙。

鲁斌心里一沉:“这节奏,胜负还未彻底分出。”

武汉真爱妇产医院龚美云
泰州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遵义哪家癫痫医院正规
昆明哪里医院治疗妇科较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