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飘渺凡仙 第六十五章 一点红

发布时间:2019-09-13 20:48:32

飘渺凡仙 第六十五章 一点红

没多久,城主大人明察秋毫,断案如神就传遍了嘉元城,成为了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当夜,守备森严的城主府,后院最高的那颗大树上,一个黑影正隐藏其中。

黑影屏气凝息,暗中观察着府内的一举一动。

忽然间,只听“吱呀”一声,后院最大的那间房门闪开了条缝隙。

一只圆滚滚的小白狗从门缝中挤出,鬼头鬼脑的四处张望。

片刻后,那小白狗跑向了大树,在树下闻来闻去,并发出低沉的吼声。

树上的黑影眼中厉色闪过,手微微抬起。

就在此时,一个轻柔的声音传来:“八戒,怎么又乱跑,快回来陪我睡觉!”

树上黑影循声看去,却是那文婉儿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呼唤八戒回来。

此时的她仅穿着贴身亵衣,面容慵懒,白嫩无暇的肌肤在月光下显得神圣而美妙。

黑影动作一滞,将手放了下去。

见八戒还不肯回来,文婉儿走到了树下。

“不好好睡觉,一到晚上就不老实,不是抓老鼠就是抓猫。”

说完低身把八戒抱了起来,八戒奋力扭动圆滚的身躯,口中不停低吼,但还是被抓进了屋内,

“吱呀!”门关上了。

黑影盯着房门看了一会,隐入黑夜中不见了身影。

自从攻占嘉元城后,文婉儿搬了回来,这城主府原本是她家之物,马云就把后院让了出来,自己暂住在前院。

金钩赌坊的密室内,圆脸老者坐在桌子旁,面露焦急之色。

“算算时间,也该回来了。莫非出了差池?不,应该不会!”老者自言自语,摇了摇头。

突然一个黑影蓦然出现在屋内,身形细高,带着金色面具。

老者先是吃了一惊,随即面露喜色。

“你回来了,可有收获!”老者急忙问道。

“没有!”金色面具之人语气冰冷。

“那人武功奇高,一击不中,就再无机会,你莫要轻敌。”老者面容肃穆。

“此事我自有分寸。师兄,当年伤你之人,究竟是谁?”金色面具之人突然话锋一转。

“哎,当年这些师兄弟中,也就剩下你我二人了。”老者叹了口气,面色复杂。

“当年之事,我和三个师弟一起去执行任务,侥幸完成了刺杀,但三个师弟不幸遇难,我也身受重伤。虽然保住了性命,一身武功没了七成。还好长老们看在我曾经功劳的份上,派我做了个赌坊掌柜。至于当年之事的细节,我不能告诉你。这些年,细思当年之事,我时时感到后悔。”老者面露悔恨之色。

“师兄,你曾是我们中最出色的杀手,怎会说出后悔之言。”银色面具之人语带惊讶。

“师弟,当年师兄只知道杀人,直到做了这赌坊掌柜,看多了世间冷暖,才明白生之不易。你现在是名动天下的一点红,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说的话。”老者苦笑了下。

“师兄,莫要再说了。”金色面具之人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杀手,注定就是条不归路,也许这赌坊,对于我就是最好的归宿了。”老者看着金色面具之人的背影,喃喃自语。

想不到那金色面具之人竟是一点红!

一点红,是天下索价最高、出手最狠、最有信用的杀手。

杀人不见血,剑下一点红。

出道二十多年来,从无失手!

江湖上都传此人是独行杀手,谁曾想竟是金钩赌坊的金牌杀手。

银龙阁,是嘉元城内最大帮派:银龙帮的总坛,位于城西的一处宅院。

宅院的大厅内,此时有十几人正在喝酒吃肉。

一名满脸横肉的大汉坐在上位,一名身穿锦衣的青年则跪在地上。

“文峰,你欠我银龙帮的钱什么时候还!”大汉将喝剩的半杯酒泼了过去。

“申帮主,等我有了钱,我一定会还你。”地上的青年畏缩的说道。

“等你有了钱,你可知你现在欠了多少?”

“八…八千两!”

“哼,知道就好,过了今晚,又要涨一百两了。”厅内众人哄堂大笑。

“你…怎能这样?”青年有些气恼。

“我怎么了?欠账还钱,天经地义。我这里可有你欠账的凭据,就是去官老爷那里打官司,我也不怕。何况你们文家也不是以前那个文家了,当年我惧你几分,现在,哼哼,你们文家在我眼里一无是处。”

“你…”青年一时语塞。

“哼,半夜把你抓来,是想问问你,到底怎么还我们的钱。就你家现在剩下的那处破宅子,也不值几百两。现在就是把你杀了,只怕你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大汉皮笑肉不笑。

“请帮主宽限几天,我借到钱就还。”

“借钱,只怕你都进不得别家的门吧!”

“这…”

“我倒有个注意,你那个妹妹,姿色不错,只要让她来伺候本帮主,我就免了你的利息,你看如何。”大汉一脸淫笑之色,说不出的丑陋。

“休想!”青年怒斥道。

“休想?那本帮主就想来看看。来人,砍去他一只左手。”大汉冷声下令。

从门外走进两名守卫,一人按住青年,一人举起大刀,作势欲砍。

“帮主饶命,帮主饶命啊!”青年再无先前的勇气,趴在地上不住求饶。

“饶命?今日不给你点教训,你还以为我银龙帮不敢动你。先斩下他一根手指!”

“啊!”一声惨叫划破夜空,惊得临近宅院里犬吠声四起。

“怎么样,舒服了点吧。本帮主刚才的提议,你觉得如何?”青年惨叫不已,并不回答。

“哼,再砍掉一根指头!”

“帮主,且慢,我突然想到一事,定能归还钱物。”青年顾不得疼痛,急忙喊道。

“什么事,说来听听。”

“此事….”青年看着厅内之人,有些犹豫。

“你若是敢耍本帮主,就会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你们都下去吧。”大汉手一挥,命众人下去。

“好了,你可以说了。”

“帮主,我那堂妹文婉儿回城了,你可知道。”青年有些虚弱的说道。

“此事我当然知道。莫非你想找她借钱不成。他虽与新城主关系不错,但也未必有那么多银子吧!”

“我不是此意,她家的钱财估计也所剩无几。我想说的是一个文家的秘密。”

“哦,什么秘密。”

“我们文家历任几代城主,所获之财都被藏在一个宝库之中,而宝库的位置和开启方法,只有历任城主才知。上任城主只有一个女儿,我想她多半知道那宝藏之秘。”

“你只是猜测之言,竟想蒙骗我。”大汉怒喝道。

“这…我虽是猜测,帮主不妨试试。”

“那就先在我这里住上几日,待我查清楚了,再放你走。来人,将他关押起来。”

等到青年被带走,大汉收起了脸上的怒容,眉头紧皱,盯着手中的酒杯沉思起来。

“先是那夺命书生手下告密与我,现在文家之人也这样说,看来这宝藏之事不会有假。再不动手,只怕这秘密就保不住了。”大汉脸上显出狂热之色。

却说这银龙帮之前的帮主古奋,被马云斩杀。

大汉名叫申镇叶,身为副帮主之一,相貌粗犷,实则多有心计。

看到古奋久未归来,而雄安寨则安然无恙,判断古奋出了事情。

便瞄上了帮主之位,暗中下手毒杀了另外两名副帮主,一举夺得了银龙帮大权。

没多久,一个曾经跟随过夺命书生的手下投奔与他,告诉他了嘉元城主宝藏之事。

只是那喽啰只知道个大概,并不知道具体位置。

那喽啰本以为会因此受到重用,不料却被杀掉灭口。

“你是谁?”马云看着对面戴金色面具的一点红。

“来杀你之人!”一点红淡淡的说道。

“既然要杀我,为何不暗中下手。”马云笑了起来。

“我一点红杀人,从不暗中下手。”一点红拔出了剑,却是一把如蛇般的九曲剑。

“这里会被人瞧见,我们换个无人之处可好。”马云提出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好!”一点红不加思考的答应了。

“随我来!”马云竟然朝着一点红走了过去,擦身而过的瞬间,两人都没有动手。

很快就来到一处僻静的巷子,走进一个破败长满杂草的大宅。这大宅除了破旧,倒是极大。

马云决定将城主府还给文婉儿,给郗鉴等人买个宅子,这才对城内的旧宅有所了解。

这宅子主人带着家人逃往它处,只留下了荒宅。

“动手吧!”马云抽出了腰间的宝剑,举在胸前。

“承让!”一点红话音刚落,人已经到了马云近前。

刹那间刺出三剑。这三剑又快又急,所刺部位无一不是要害。

他挥剑的姿势十分奇特,自手肘以下的部位,似乎都没有动,只是用手腕的力量把剑刺出来。

“好快的速度,好强的力量。”马云在心中暗叹。

“咔!”两剑相交

,碰出一片火花。

马云出剑了,在剑影之中找到准确找到了剑的真身。

“好剑!”

“好剑!”

“唰唰唰!”

马云一连刺出十几剑,速度竟比一点红的剑法还要快一些。

“好!”一点红轻喝一声,也出了十几剑,每一剑都准确的刺在了马云的剑身上。

马云收起了笑脸,将剑立在胸前。下一刻突然爆发出漫天剑影,身子如鬼魅一般飘忽不定。

一点红很快就被漫天剑影包围,火花四射,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

片刻后,漫天剑影蓦然消失,两个人影飞速后退。

“你输了。”马云有些忧伤的说道。

看也不看肩颈处的浅浅血痕,将长剑收回剑鞘,转身离开了。

“我输了。”一点红看着从胸前喷出的血箭,声音中却似乎有点喜悦,有点解脱,有点释然。

“这就是杀手之道,杀人不成,只能被杀!”马云不再惋惜,对于道的明悟又多了些。

“我的道又是什么呢?”马云有些迷茫。

宝宝不吃饭是什么原因
宝宝消化不良的症状
女孩小便有异味是何原因
如何能治疗冠心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